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验故事  »  大方的小姨•美萍
大方的小姨•美萍
人物简介: &nbs
   小姨美萍 33岁 身高160cm左右 体重应该还不到55kg  
   亚蔡    38岁 身高175cm左右 体重大约70kg  
   BEN(我) 37岁 身高177cm 体重63kg  
   幼莉    34岁 身高166cm 体重47kg  

   跟幼莉结婚没多久,觉得应该把握时光,即时行乐,莫待年华老去时,  
就力不从心了, 有感而发,妻子幼莉也颇有同感。  

  今年农曆年前,小姨美萍,除夕前五天便先下来南部,并住在我的家。  

  在第二天晚上,老婆叫小姨美萍到她房间,两个女人在房间谈了很久,偶尔  
还传出笑声,似乎谈得很高兴的样子,接连两天都这样。  

看她们两人相谈甚欢,相处得非常融洽,也非常高兴。  

  晚上好奇地问妻子幼莉:「妳跟美萍都谈些什幺?」  

  幼莉轻描淡写地回答:「都是一些女人的话题,不便跟你这个大男人说。」  

  然后便开始她的挑逗(当然免不了一场雨水之欢)。  

  隔天晚上,幼莉跟我说:「今晚我想去逛xx百货公司,你不用陪我,你  
陪美萍在家好了。」  

  我好奇地问:「什幺时候变得这幺体贴?!」  

  幼莉笑而不答地带着两个小孩出门。  

  小姨美萍弄好晚屦K叫我吃饭,看美萍穿着百褶裙在做家事,就起了淫念  
,好想看百褶裙内的风光,心想:「幼莉不在家,刚好!」假装不小心把  
筷子掉到地上,然后弯腰下去捡,藉机看看小姨美萍今天穿什幺样子的内裤。  

  「哇!果然是成熟的女人,穿的是前面蓟读涨怚捰煻6楔T角裤,连黑色阴  
毛的部位都看到了」心中讚叹,这时下面也立刻起了反应。  

   美萍替我添饭时,似乎有意无意地露出衣襟内的风光,雪白细嫩的肌肤及  
迷人的乳沟,着实让我好想伸手去抓。  

  吃完饭后,和小姨美萍坐在客厅看电视,一直想和嫂子讲话,可是却想不出  
话题,没料到美萍先出声了:「和姐婚姻生活好吗?」  

  「很好啊。」  

   美萍又说:「姐今晚出去,叫你陪我在家,是要我跟你谈一件事,而她不在场  
比较不会尴尬。」  

我问﹕「什幺事」嫂子转向我,同时将双腿的开口向着我,然后说:「这件事我  
已经和姐谈妥了,她没意见。」  

  「只要幼莉答应就可以了啦。」  

  美萍说:「不,还须要你同意。」  

  美萍看我一脸狐疑,便接着说:「你有没有听过换妻游戏!?」  

  「有啊!网路上还好多人谈论呢,我还下载了一些文章。」  

  美萍见我并不排斥,于是直接问:「那你想不想试试看?」  

  我以开玩笑的语气回答「跟谁啊!」  

  小姨美萍立即回答:「跟我!」  

  对这突如其来的回答不知该如何回应,但心里却很高兴:「我可以和小姨上  
床了!」  

  约莫沈寂了半分钟,美萍又说:「你放心,一切都安排好了,就等着你点头  
。」  

  我怀疑地问:「你姐愿意吗?」  

  美萍回答:「我跟她说了两天,并保証不会让她难堪,她同意了,就看你了  
,反正肥水也没漏到外人,都是自家人。」  

  美萍还没等我开口便接着说:「你怕吃亏啊!」  

  说着便将腿翘起来,在我面前交叉着,同时将百褶裙往上拉,故意露出大  
腿给我看,并伸出手抓着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然后说:「那就这幺说  
定了,日子就在除夕晚上。」  

  晚上睡觉时,幼莉换了一件粉红色低胸长度到膝貌渐b透明睡衣,胸前的一  
对乳晕依稀可见,下面穿的红色低腰三角裤更是明显,看得肉棒顶得半天高。  

  老婆微笑着说:「今天晚上买的,好不好看?!」  

  我不禁上前抱住回答说:「妳摸摸妳的宝贝就知道了!」  

  幼莉伸手握住我的阴茎,边柔边在耳根轻轻地说:「你的弟弟好像很喜欢哦!」  

  我拥吻着幼莉,双双倒在床上,边吻着边伸手隔着老婆的三角裤轻轻地按摩  
她的玉门。  

  老婆被我这样挑逗,两腿不自主相互摩擦,淫水也慢慢地流出来。  

  不一会儿,幼莉声音低沈地说:「吸我的ㄋㄟㄋㄟ。」  

  我便掀起幼莉的睡衣,翻身俯卧在她的上面,吸她的乳房,同时用他的硬挻的肉  
棒子隔着幼莉的三角裤不停地顶她的阴道口。  

  不久我用手搓柔着幼莉的双乳,嘴巴慢慢地往下吸吮,双手也抚摸着老婆幼莉  
的全身。  

  当吻到了老婆幼莉的三角裤时,看到她的内裤底已被她的淫液浸溼了,知  
道她的阴道已经很溼了,便帮她把睡衣脱了,然后边吸老婆幼莉 的三角地带,边慢  
慢地将小慧的内裤往大腿褪,每往下褪一点,阿雄就下一点吸吮,当幼莉的耻部  
完全裸露出来时,我的脸疯逛地在她的阴毛上摩擦。  

  接着便把她的三角裤整条褪去,然后伸出舌头黏吸老婆的淫水,搞得  
幼莉忍不住嗔声地说:「嗯∼人家要,快给人家!」  

  再度俯卧在老婆的身上,吻着幼莉的耳根、脖子,老婆也用手握着我的阴茎  
使其插入她已泛滥的蜜穴中,插进去后我也慢慢抽插,然后逐渐加快。  

  大概插了五、六十下时,我拔了出来,正在享受的老婆有如被浇了一盆冷  
水,娇嗔地说:「讨厌,人家还没到!」  

  「我快射了,我戴保险套。」  

  「不用啦,人家还在安全期啦!」  

  老婆幼莉有点腼腆地说。  

  于是又压在老婆上面,幼莉也很快捉住我的那一根,插进她那仍在性饥渴的蜜穴  
我继续抽插,还不到五分钟就把精液射在老婆幼莉的阴道中了,我让阴茎留在老婆的  
阴道中,享受着老婆幼莉的阴道一缩一缩地吸阴茎,最喜欢这种吸吮的感觉。  

  休息了一会儿后,幼莉用把玩着阴茎,然后问:「今天晚上二妹有没跟你说些  
什幺?」  

  用手抚摸老婆的阴唇,然后俏皮地说:「说妳有不同口味的热狗可以吃喽!」  

  老婆幼莉娇羞地说:「讨厌!」  

  「你答应了!?」  

  幼莉接说。  

  「反正又不吃亏,而且光想就够刺了,是很想试一试。」  

  只想到这里,阴茎又勃起了,我继续说:「不过在除夕前,我要先把妳爽个够,  
免得给人家佔便宜了。」  

  刚要插的时候,突然想到老婆的安全期问题,于是问:「除夕那一天,妳还安  
全期吗?」  

  老婆回答:「这个我有跟美萍讲,美萍说可用保险套,叫我放心,如果还不  
放心,除夕两天前就可以先吃避孕药,避孕药今天已经买了,明天我就开始吃了  
。」  

  我故意逗老婆说:「那从今天起到除夕我都不必戴保险套喽!」  

  幼莉连忙解释说:「不行,还是要戴,避孕药只是多一层保障!」  

  我笑着说:「好啦,知道啦,不过在除夕前我先要把爽个够。」  

  接着贴近幼莉的耳朵小声的说:「要不要吃老口味的热狗。」  

  老婆用食指压一下我的鼻子,然后转了个方向(跟我刚好呈六九姿势)  
,面向着肉捧子开始吃了起来,看着老婆的耻丘在眼晃呀晃,忍不住地凑上去黏吮。  

  只听到幼莉轻轻一声「哦!」,便将双腿微张,看到老婆的淫水混着刚  
刚射的精液从阴道口流了出来,赶紧凑上去吸吮,这是人间的圣品。  

  再玩了这一次后夫妻两都累得马上睡觉了。  

  就在除夕前一天,小姨美萍的老公亚蔡也来了。  

  两人很有默契,都没谈换妻这档事,免得尴尬。  

  亚蔡也很有风度,从不盯着我老婆看,倒是幼莉有点不敢面对亚蔡。  

  那天晚上(即小年夜),为了养了精神及体力,还不到十点多就上床了  
,也没有跟老婆行房。  

  不过躺在床上是左翻右翻都睡不觉,到了深夜一点起来上厕所,经过小姨  
睡的客房,好像听到美萍的声音,我想听清楚些,于是々牓脚地来到房门边,  
将耳朵贴在房门上,「果然是美萍的呻吟声!」  

  心想也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了,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小姨美萍做那档事,下面  
也不自主地胀了起来,又不好叫老婆起来。  

  一个念头闪过了脑海:「美萍的内裤!」  

  于是又々牓脚地来后阳台,果然看到一件不属于老婆的三角裤晒在衣架上  
,还溼溼的,先欣赏一下子是一件浅肤色,正面有一斜线,斜线下边是蓟?
的蕾丝,还绣了一朵花;斜线上边则是不透明的,上面也绣了一只蝴蝶。  

  我欣赏后便拿下来,套在阴茎上开始自慰起来,不到五分钟就射了,精液  
全射在美萍内裤上,我也没沖水直接挂回去,因为是在三角裤内侧,挂在衣架  
上并不明显。  

  洩慾之便回房睡觉,经过美萍房间侧耳倾听,己安静无声,到房间躺在  
床上倒头就睡了。  

  隔天睡到九点半多才起床,问老婆幼莉亚蔡他们起来了没,幼莉告诉早起来  
了,刚刚才下楼到妈那边(注:母亲住同一栋楼的二楼)。  

  梳洗完,吃过早嚏A便带着老婆到母亲那里。  

  晚上吃过丰盛的年夜饭后,大伙依习俗分发红包,同时看电视特别节目。  

  到十点时,小姨美萍依先前计划,藉口要通宵打牌,怕影响到小孩睡觉,告诉  
母亲要把小孩留在她那,并且催促小孩赶快去睡觉。  

  美萍也哄着小孩:「早点睡,明天才要带你们去百货公司玩。」  

  然后四个人就回我家。  

  进门后,美萍便催促我们夫妻先去洗澡。  

  我对着老婆说:「妳先洗好了。」  

  美萍听到便催促说:「哎呀,这样一个一个洗,要洗到什幺时候,都老  
夫老妻了还害臊啊!」  

  说着便推着我们一起洗。  

  美萍看她大姐睡衣外面还罩睡袍走出来,便对着幼莉耳朵说悄悄话,然后对着  
我们说你们在房间等我们,说完便拿着换洗内衣裤,和她老公进浴室。  

  进到房间,我问幼莉:「美萍刚刚跟妳说什幺?」  

  「二妹刚刚要我脱掉睡袍,只穿内衣裤和睡衣就好了」幼莉边说,边脱去睡  
袍。  

  我老婆紧紧抱着我躺在床上,并说:「人家好紧张哦!」  

  「美萍怎幺说服妳的?」  

  我也紧紧抱着幼莉问说。  

  幼莉就把美萍告诉她的经历说给我听,听完后说:「原来美萍己经参加过两次  
换妻聚会了哦,难怪这幺大方,而且一点也都不紧张。」  

  一会儿小姨美萍和亚蔡分别穿着睡衣和内衣来到阿雄的房间(现在两个女的都是  
穿着内衣裤再加一件睡衣,两个男则只穿内衣裤),为缓和气氛,美萍又摺回她  
房间拿了一付扑剋牌来,并提议说:「我们先来玩桥牌,输的人脱一件。」  

  还没等美萍说完幼莉便地说:「我不会玩桥牌。」  

  我转向老婆说:「我们蜜月时我不是有教妳玩过了吗!」  

  幼莉小声地说:「我忘记了。」  

  「没关係,那我们玩检红点。」  

  美萍说完看看她大姐,然后接着说:「输的人,不管输几分,只要输分,就脱  
一件,只要有人脱光就结束,并由那个人选择房间,好不好?」  

  美萍看看大家没意见,就放好牌要大家抽大小,结果小姨抽的牌最大,美萍  
当尾家,亚蔡当头家发牌,结果这一局下来,我和老婆都输了,两人(由其是小慧)  
羞涩地各脱了一件,我和幼莉脱下睡衣后,秀出内衣裤时,下面就立刻站了起来。  

  下一局到我当头家,这期间不时偷瞄亚蔡的那个地方,好像也是鼓鼓的  
,阿觉有点吃亏,结果这一局美萍和幼莉输了,两人都各脱一件。  

  当幼莉脱下胸罩,露出高挺、富有弹性而且还算丰满的双乳时,我注意到  
亚蔡在偷瞄我老婆,看到幼莉只剩一件三角裤(虽然不是很性感),更是感到吃  
亏极了,心里嘀咕着老婆怎幺老输牌。  

  第三局换到我老婆当头家,这一局我也不时的打量美萍,美萍虽然身材比幼  
莉微胖一点,不过也是一付爽起来很棒的样子,当焦点移到美萍所穿的内裤时  
,心中失望道:「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那一件吗?!怎幺不是那一件前面?
空的米白色蕾丝三角裤。」  

  结果这一局,老婆和小姨赢亚蔡,我则刚好不多不少。  

  现在只有美萍还有两件,其余的都只剩一件,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后一局了。  

  第四局,一看牌,心里暗道:「这一局脱定了。」  

  甘脆打快一点,免得老婆只穿内裤秀那幺久。  

  结果这一局美萍一吃三。  

  我乾脆的将内裤脱掉,顾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经翘得半天高了,眼睛瞄向  
亚蔡那边,亚蔡那一根果然已经挺得直直的了,再看向老婆那边,幼莉脱掉内裤  
后,露出黑黑阴毛的三角地带,看着老婆那个地方马上要被她对面的那一根插,  
百感交集及而且不捨。  

  美萍看着大家脱完后说:「有人脱光了,那牌局就结束了,现在就请脱光的  
女士选择房间。」  

  幼莉低头小声的说:「我要在这里!」  

  等幼莉说完,美萍便牵着我说:「我们也去我们的地方」。  

  我有点犹预,但随即被美萍拉出房间。  

  来到给美萍住的客房,美萍让我坐在床上,开始在面前慢慢胸罩脱下,美萍  
的胸部比我老婆丰满,乳形也相当漂亮。  

  接着她走到我面前,我伸出双手轻抚美萍的乳房,然后美萍子也伸手扶着我  
的头,我将嘴凑上去吸吮她的乳头,同时两手开始她身上四处抚摸。  

  没多久我双手慢慢往下抚摸,当隔着三角裤抚摸着美萍的圆臀时,便把她  
抱近并搓揉着她的臀部,然后便开始慢慢将她的内裤往下脱,美萍也配合着扭  
腰膑v。  

  当美萍露出三角地带的阴毛时,我便抱着美萍,让她躺下来,自己也翻  
身伏卧在美萍的下半身,然后继续将她的内裤往下脱,就跟老婆一样,边脱边  
亲吻,耻丘→鼠蹊部→大腿→小腿,直到完全脱去,然后再回头将脸埋在美萍的  
阴毛里磨磳。  

  一会儿美萍说:「要不要来个颠鸾倒凤的招式!」  

  我来个一百八十度的方向,让自己的阴茎对着美萍的嘴巴,同时也对着她  
的阴户开始吸吮,而且不时伸出舌头往她的阴户里搅动。  

  没多久美萍身体开始扭动,并不时地发出低声的呻吟,这时看美萍的淫  
水直流,觉得是插进去的时候了,于是转过身来问:「要不要戴保阴套?」  

   美萍回答说:「我己经结扎了,你放心地插进来吧!」  

  然后将双腿张开,于是握着自己的阴茎,对準小姨美萍的阴门慢慢地插入,  
美萍的阴道比老婆稍宽,再加上淫液四溢,显得非常滑溜,因此我并没有受到  
太大的刺激而能更为持久。  

  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后,双手扶起美萍,美萍面对面地坐在我的阴茎上,  
这样使两人的下体更为紧密,然后阿双手抱着美萍屁股,让美萍做上下运动  
,约莫做了二十下,感觉到美萍的淫液分泌的更多了。  

  又做了十几下后,美萍要我躺下,然后跨坐在我的阴茎上,上下地套弄  
我的阴茎,我也用双手搓柔着小姨美萍的双乳。  

  受到美萍阴道的刺激,我忍不住抱着美萍,同时抬起臀部配合她的上下  
运动抽插,这时美萍也开始低声呻吟。  

  听到美萍的淫声,我更加快抽插的速度,而美萍的淫叫声也由低声的「嗯  
---!」变成「哦 ---!哦 ---!快,我快丢了」。  

  没多久,我用力往最深处一顶,接着精液全射在她阴道深处,然后紧抱  
着小姨美萍享受着余韵。  

激情过回, 美萍说﹕「嗯, 姐夫跟你做爱真享受, 以后甚至没交换我也愿意  
和你做, 你要吗 ? 喔! 对了,你想不想也和三妹美玲做? 她是我们李家最好身裁  
和最美的女人, 她老公ALAN是个木头, 一天到晚只会玩电脑, 小妹在床上那里享受  
的够?怎幺样? 要不要?想不想?」。  

「那为什幺你不介绍给你老公?」。  

「亚蔡那有你那样好的夫, 她跟ALAN做爱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过,因此我才想拉  
她下来,让你先和她做爱,让她体会真正做爱的乐趣及享受,等她做上瘾后,才介绍  
亚蔡」。  

「你很粺,先诱惑你大姐幼莉, 连你小妹美玲也不放过,不过我喜欢,能享受到  
李家三个姐妹, 为什幺不呢,如果能的话连你小弟顺贵的女朋友素玲也弄过来」。  

「那个以后才说,先把小妹安排好,素玲的事慢慢来,我答应你」。